“预见独角兽启航新征程”2021第三届滕王阁创投峰会盛大开幕

2021-12-30 02:52:06 文章来源:网络

东旭集团李兆廷、红杉资本周逵等创投大佬云集

2021年12月29日上午,江西省深度聚焦创业投资的高规格峰会--第三届滕王阁创投峰会在南昌顺利开幕。此次峰会以“预见独角兽,启航新征程”为主题,由江西省人民政府指导;江西省科技厅、江西省金融监管局江西证监局、南昌市人民政府主办;南昌高新区管委会、南昌市科技局、中科心客、梅花创投承办。

江西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叶建春在峰会上致辞并宣布峰会开幕。会议由江西省副省长罗小云主持,省科技厅、省金融局等省直部门主要领导,各设区市政府负责同志出席了开幕式。峰会还邀请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知名学者、创业投资机构代表等百余名嘉宾参加了此次峰会。

江西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叶建春致辞

江西省副省长罗小云主持

叶建春在致辞中说,拥抱江西就是拥抱希望,投资江西就是投资未来。会上,叶建春从江西的红色文化底蕴到城市经济建设,从区域优势到营商环境,从产业转型升级到创新发展趋势,引经据典的向与会嘉宾道出了历史长河中江西的改革发展之路。踏上新征程,江西的创新热情日益高**,江西的创业优势日益凸显,来江西创新创业创造可谓恰逢其时。

东旭集团董事长李兆廷

上海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刘逖

红杉资本**基金合伙人周逵

天风证券总裁王琳晶

孚能科技董事长王瑀

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

峰会分别邀请到东旭集团董事长李兆廷、红杉资本**基金合伙人周逵、上海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刘逖、天风证券总裁王琳晶、孚能科技董事长王瑀、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作为嘉宾发表致辞与讲话,分享了一场****绝伦的思想盛宴。

江西省科技厅厅长犹(王莹)

近年来,江西省先后出台了《加快独角兽、瞪羚企业发展十二条措施》与系列优惠政策,同时在全国率先提出了“全省域培育”理念,积极鼓励和支持科技型企业发展。会上发布了《2020江西省独角兽、瞪羚企业榜单》,江西省科技厅厅长犹(王莹)为上榜的6家潜在独角兽企业授牌;江西省科技厅副厅长席宏以及长城战略咨询总经理武文生为上榜的10家种子独角兽企业进行授牌。

自去年以来,预见独角兽计划发起“预见独角兽**具投资价值榜单评选”,悦安新材等十家企业上榜。今年峰会再次启动2021年预见独角兽**具投资价值榜单,星河动力、雪玲妃等十家企业上榜。会上还发布了《2021江西省技术经纪人TOP10》、《2021江西省技术转移服务机构TOP10榜单》并举行相关授牌颁奖仪式。本次峰会的榜单发布环节进一步展现了江西省优质科技型创新企业的实力,有力增强了企业奔赴资本市场的信心,也为投资机构发掘江西新机遇提供了重要参考。

江西省金融监管局局长韦秀长

江西证监局副局长周军

南昌市政府副市长赵捷

会上,江西省科技厅厅长犹(王莹),江西省金融监管局局长韦秀长,江西证监局副局长周军,南昌市政府副市长赵捷围绕江西的产业背景、政务服务、工作举措等分别进行政策推介。

会议围绕《“科技和创投”的春天》、《数字新经济中部新高地》、《资本如何赋能新**信息技术和制造业融合发展》、《新能源、智能汽车的发展和未来》等热门话题举办了高端对话及高端**环节。邀请到野草创投创始合伙人李赫然,澳盈资本创始人肖毅,中科招商联席总裁敖勇冰,星河动力创始人刘百奇,预见独角兽计划联合发起人、中科心客董事长缪金生等行业代表畅聊未来趋势,分享行业经验,为江西产业发展进言献策,助推提升“赣”活力。

会议新增了江西科技创新产品直播节、江西省科技成果拍卖会等分会场,邀请到著名影视演员刘涛**士担任“江西科技创新产品推广大使”,为直播节录制专属推荐视频。新的机遇正在迸发,科技金融互乘放大模式初现并日趋成熟,分**的举办进一步唱响江西科技创新品牌,加快推动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深度融合,多方面展示江西魅力,发掘江西行业机会。

2018年,江西省正式启动独角兽、瞪羚企业培育工作,同年9月,由江西省科技厅、南昌市科技局联合中科心客、梅花创投打造了“预见独角兽计划”。目前已经形成了**括每天不间断的线上广播路演、每月北上深杭线下投融资路演、瞪羚/独角兽基金、创业实验室、榜单发布会、滕王阁创投峰会、产业招商服务等在内的科创生态服务**,成为全国有影响力的创投IP。两年来,“滕王阁创投峰会”已经成为我省一年一度科技创投盛会,跻身全国**具影响力峰会之一。

2021第三届滕王阁创投峰会的顺利召开,进一步促进科技资源与创投资本的深度融合,有效帮助更多的科技创新型企业、高成长**企业打通融资渠道。吸引了全国优质科技企业、项目、技术、人才和资本向江西集聚,助力江西科技创新迈上新台阶,为建设“创新江西”积聚磅礴力量。

**青年报客户端北京12月27日电(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秦珍子)26日,有媒体发布文章称,西安咸阳机场T3航站楼使用的空调技术,可能造成了西安本轮新冠肺炎疫情“匪夷所思的病毒传播”。西安长安大学、东莞大朗**初出现的病例,也许就是在西安机场使用洗手间时,被空气管道送来的微量病毒传染。对于这种说法,长期从事暖通领域研究的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朱颖心称其“完全是外行人的臆测”。

“对于传染病防控来说,咸阳机场T3航站楼是比传统一次回风的中央空调系统更安全的方式,因为只有新风,没有回风。”朱颖心说。她是**建筑学会暖通空调分会理事、国际室内空气学会科学院会士兼热舒适技术委员会主席。她记得,文章发布的那天**,“业内人士都在批评。”

朱颖心在上述文章后的留言(受访者供图)

针对争议文章中指出的,“如果中央空调所有送风都是外界新风,那加热能耗会非常大。一般只会少量补入外界空气,以补充室内氧含量。大部分管道空气仍是使用室内空气进行保温循环”,朱颖心解释,传统的空调,靠大循环风送热风或冷风来控制室内温度,新风量并不大。西安咸阳机场T3航站楼用的恰恰不是这个系统,而是完全没有循环风的地板辐射加新风系统——新风保障空气的卫生和湿度,地板辐射实现夏天降温、冬天供暖。

争议文章特别提到了西安咸阳机场空调使用的“下送风”技术,并称“就是这个下送风回风结构,**终造成了西安机场出现**匪夷所思的病毒传播”。

朱颖心回应称,西安咸阳机场应用的空调系统是“温湿度独立控制系统”,温度靠地板供暖或地板降温来调节,风管从建筑外部抽入新风,再从高度一米左右的出风口送入建筑**,出风口设备高度大约相当于“人蹲在地上”。传统的“上送风”就是常见的远高于人们头顶的出风口,而下送风的出风口低于常人的身高,把新鲜空气送到人员逗留区,确保地面以上两米的空气温湿度适宜、干净卫生。需要防控传染病时,下送风由于不需要“循环”,反而更安全。

在一篇论文中,设计者展示的西安咸阳机场T3航站楼下送风加地板辐射技术应用示意图。受访者供图

她介绍,机场航站楼**空间高大,低处有十几米高,高处有30米以上,只管人**所在的两米以下的空间“足够舒适和安全”,上面冷热不用管,这是它节能的原理。

也就是说,新风进入建筑**前,只需要控制温湿度和清洁度,“用地板来供暖、降温,要循环风来干吗?”

朱颖心补充,特别是在夏季,新风常常需要除湿,用到的过滤物质**括氯化锂溶液、氯化钙溶液等,“哪怕是外面的空气不干净,细菌和病毒也能被****”。

争议文章还提到,“中央空调、室内空气循环管道打通,导致原本位于国际北指廊一楼候车区域的病毒,被抽到了200多米外的二楼候机区域”“因为管道是高速封闭流体,相当于气动投毒”。长安大学一家四口,“父亲和外**使用了值机柜台附近的洗手间,于是被空气管道送来的病毒传染”。

“有工程师查看图纸发现,文章里说的200米,实际距离超过1000米。”朱颖心表示,航站楼空间巨大,做空调设计时,基本原则是区域分开,“避免一根绳上拴着所有蚂蚱”。以拥有3个航站楼的西安咸阳机场为例,可能需要几百上千个空调系统。无论传统的循环风系统还是新风系统,每一个空调系统负责的区域都是有限的。一般情况下,一个独立的空调系统**多负责1000平方米的范围,哪怕是循环风,也只会在这1000平米以内“转”,“根本不可能有空调系统把几百米外的国际区指廊空气抽到国内区”。

首先,如此长距离的空气循环需要超长的管道,这样的管道在火灾发生时,会让火和**会顺着管道扩散。这种突破“防火分区”的管道,设计上无法通过审验;其次,如果整个航站楼都用一个空调系统来送风,系统的风机扬程至少要几千帕斯卡(压强单位——记者注),风量可能要上**立方米,管道**得能开进汽车,噪声得惊天动地,“世界上还没有这么超级巨大的风机出世”。

朱颖心注意到,争议文章指出,机场新风管道内空气流速高,她表示,新风系统的主管路,空气流速不超过10米/秒,支管路只有2-3米/秒,“这个速度怎么能叫高速呢,速度真高起来噪音都吵**了,铁皮(管道金属外壳——记者注)得跟着哆嗦”。

那么,可能是机场卫生间的通风系统造成了病毒的传播吗?

朱颖心解释,公共建筑卫生间,一般是24小时排风,卫生间的门进风,排风口只负责出风。此时,卫生间会形成一个“负压”的环境,空气很难向门外流动。机场只要有乘客,卫生间一定是排风的,每一个卫生间被抽出的空气都会直接排放到室外,更不会循环到其他卫生间。就算带有病毒的空气从卫生间大门溜出去,也不可能冲到千米之外的其他卫生间里,“没有这个(空气)动力”。

“如果机场有问题,一定是人或物流原因,还没有查出来,绝不可能是空调系统的问题。”朱颖心确定地表示,“我担心那篇文章会误导流调工作,掩盖真正的原因。不能让这样一篇文章伤害整个行业。

西安咸阳国际机场T3航站楼是国内**个应用溶液除湿下送风加地板辐射技术的民用机场航站楼。据朱颖心介绍,这项技术大约在十几年前出现,至今仍然代表行业的较高技术水平。此前,人们发现,在高大空间中,冬季空调使用“上送风”不合理,因为热空气会向上流动,底下还冷的;夏天,人员活动区以上的区域气温也会比人员活动区的气温低,所以才改进为下送风,“是行业里公认的好的创新成果”。

朱颖心给**授课会结合工程案例,“西安咸阳机场T3航站楼”的空调系统是她的清华同事参与设计的,也是她在课程中常常提到的“成功案例”。清华大学“节能楼”里,因为“实验”目的,很早就试用了这项技术。

然而,据朱颖心了解,那篇争议文章刊发后,不少在建机场的业主开始质疑这项技术,“本来打算用,现在重新咨询专家”。

“本来是一个很好的系统,也按照规范设计、安装,结果因为这个引发误解和质疑,太不应该了。”

朱颖心梳理**的“空调”发展史时表示,从前的空调,夏天够冷,冬天够热就行,近年来,无论是工业还是民用的空调系统,都越来越“讲究”。恒温恒湿有问题,空气质量不好也有问题,这些问题在科学技术层面要一步步解决。

2003年SARS病毒的传播让人们意识到,建筑内空气循环可能导致病毒扩散,在传染病防控环境中,要尽量开全新风。实现这种“不回流”的功能,即使是传统的使用回风的空调系统也可以做到,让回流变成直流,虽然能耗会增加,但比较安全。此外,在空调系统内加装效率较高的过滤器也可以保障安全。

朱颖心又举例,在设计**院的空调系统时,病房内会使用风机盘管加新风系统,风机盘管里有换热器,让空气在独立的空间里循环打转,加上新风送风,“**不会用一次回风系统,把所有病房串在一起”,避免和其他病房交叉感染。

“你家用地热采暖,单独装了个新风,空气怎么会跑到邻居家呢?”她打比方说,“同理,西安咸阳机场T3航站楼每个独立的空调系统也一样,只有新风,没有回风。即便是采用回风式空调系统的T1、T2航站楼,也不会出现病毒通过空调系统在不同区域间传播的情况。”

(原标题“西安机场空调传播病毒?”清华教授反驳)

上一篇:2021年高质量发展盘点丨68.21%!威海高新技术产值比重居全省首位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鹤峰网-鹤峰商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